• 1/15卜脚顶清晨(摄于丹巴县中路乡)
  • 2/15夕照克格依村(摄于丹巴县中路乡)
  • 3/15藏寨秋色(摄于康定市甲根坝)
  • 4/15藏寨夕照(摄于康定市新都桥)
  • 5/15侧逆光秋色(摄于康定市新都桥)
  • 6/15金色染蓝天(摄于康定市新都桥)
  • 7/15摄影人(摄于康定市新都桥)
  • 8/15新都桥之秋(摄于康定市新都桥)
  • 9/15贡嘎山下的瑜伽女孩(摄于康定市子梅垭口)
  • 10/15金山下的瑜伽女孩(摄于康定市子梅垭口)
  • 11/15守望(摄于康定市子梅垭口)
  • 12/15神山与神庙(摄于康定市塔公)
  • 13/15彩墨(摄于泸定县海螺沟)
  • 14/15洛绒牛场(摄于稻城县亚丁)
  • 15/15刘光祜摄影工作照
  • 卜脚顶清晨(摄于丹巴县中路乡)
  • 夕照克格依村(摄于丹巴县中路乡)
  • 藏寨秋色(摄于康定市甲根坝)
  • 藏寨夕照(摄于康定市新都桥)
  • 侧逆光秋色(摄于康定市新都桥)
  • 金色染蓝天(摄于康定市新都桥)
  • 摄影人(摄于康定市新都桥)
  • 新都桥之秋(摄于康定市新都桥)
  • 贡嘎山下的瑜伽女孩(摄于康定市子梅垭口)
  • 金山下的瑜伽女孩(摄于康定市子梅垭口)
  • 守望(摄于康定市子梅垭口)
  • 神山与神庙(摄于康定市塔公)
  • 彩墨(摄于泸定县海螺沟)
  • 洛绒牛场(摄于稻城县亚丁)
  • 刘光祜摄影工作照

25

刘光祜,男,电子科技大学退休教师。1966年,还在读大学的我,让长兄花80元为我买了一台上海牌202型120相机,从此走上摄影之“不归路”。我见证并实践了相机发展的全部历程,最后爱上的是画意摄影。究其原因,是为了圆那个儿时的绘画梦。